民国男子告妻不尽同居义务 女方:未正式结婚(图

作者: 分类: 娱乐 发布时间: 2019-03-12 08:22

民国男子告妻不尽同居义务 女方:未正式结婚(图

“万兴孔案”一审判决书

民国男子告妻不尽同居义务 女方:未正式结婚(图

民国时期的婚书 资料图片

民国男子告妻不尽同居义务 女方:未正式结婚(图

张镭博士 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

  如今,具有法律意义的婚姻需要到民政部门办理结婚登记手续,并给双方各颁发一张结婚证才算正式结婚。而在民国,什么样的婚姻才是合法有效的呢?

  民国七年(1918年),江苏上海地方审判厅就接到了一起婚姻纠纷案,女方不承认和男方结过婚,但男方认为他是明媒正娶。经过几番审讯,最后认定女方输了。那么,当时到底是以什么证据来判断男女是否有婚姻关系的呢?

  江苏省档案馆 李军 蔡红 刘世琴 盖诚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章润

  现代快报记者 戎丹妍

  案件起因

  女方拒绝,不承认和该男子结过婚

  妻子逃跑,男子上告妻子要其尽同居义务

  1918年中,江苏上海地方审判厅接到一位男子的诉状,该男子叫万兴孔,他在诉状中称自己在光绪二十六年(1900年)娶了妻子万魏氏回家,但万魏氏在结婚没几年后就离家出走,在光绪三十四年(1908年)先是逃到一位亲戚家,后来亲戚将她送回,但没多久又跑了,自此音讯全无约有十载。今年4月,他在妻子的弟弟魏连贵家发现了妻子的踪影,于是将妻子扭送到了警署,想让法庭判令妻子回家,尽夫妻同居之义务。

  为此,上海地方审判厅开始对此案进行审理,但在审理过程中,万兴孔的妻子万魏氏并不承认自己是万兴孔的妻子,她说两人其实一直是姘居关系,并没有正式结婚。

  那么两人到底是不是夫妻关系呢?如果是现代,只要到民政部门一查,两人是否婚姻关系立刻就能见分晓。但此案发生的时间是在清光绪年间,那时并没有婚姻登记一说,结婚都是根据传统风俗进行的,况且即使有登记,此时也已经改朝换代,又怎么去核实两人的婚姻关系呢?这就要看二人究竟谁能提出更有力的证据了。

  法庭对垒

  男方证据:媒人、婚书、亲戚齐上阵,证明婚姻有效

  根据万兴孔的供词,他和万魏氏是在光绪二十六年(1900年)二月结婚的,虽然没有官方证明,但按传统的婚俗,他也是请了媒人、送过彩礼、下过婚书,通过一系列结婚程序才把万魏氏娶回家的。

  为此,万兴孔还请到了当年给他做媒的张吴氏来作证。而张吴氏在庭上也供称,万兴孔和万魏氏确实是自己和另两位媒人一起做的媒。她还曾帮万兴孔下过彩礼,有彩金46元,另外还有一些银饰、布匹、果物等物。

  此外,当时两人结婚前还写了一张婚书,是万魏氏的娘家做的,因为按当地的规矩婚书就应该是娘家做给婆家的。

  那么当年的婚书是否还在呢?不得不说万兴孔对此案是做足了“功课”,他还真拿出了当年结婚时写的那张婚书。在婚书上,写着双方的生辰八字,其中万魏氏的出生年月是“壬午年(1882年)十一月十一日戌时”,属马。并且这张婚书“纸色陈陈,书套破坏,显然是10年前旧物”。

  万兴孔还找到万魏氏的两位亲戚,一个是万魏氏的胞伯母魏李氏,一个是万魏氏的堂兄弟魏广智,也就是魏李氏的儿子。万魏氏第一次离家时就是逃到胞伯母魏李氏家,后经魏李氏劝说才回家。魏李氏和魏广智都供称,万兴孔和万魏氏确实是夫妻关系,结婚时他们还曾去吃过喜酒。

  连万魏氏的亲戚都承认她和万兴孔是夫妻,根据这些人证物证,上海地方审判厅判决“万魏氏应与万兴孔同居,诉讼费用万魏氏负担”。

  女方控诉:他迷惑我,引诱我同居,还殴打我

  面对这样的判决,万魏氏不服,因此她又写了一封诉状到江苏省高等审判厅,要求重新审判。在上诉状中,她陈述了自己当年逃离万家的主要原因。

  万魏氏称,当年她家与万兴孔家是邻居,万兴孔比她大十来岁,在她年幼无知时就多方引诱她,后来她渐渐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迷惑。但当时万兴孔家境贫困,也没好营生,根本娶不起老婆。后来,自己的父母相继离世,她一个人无所依靠,于是就答应和万兴孔同居。起初两人尚能勉强支撑生活,但时间久了就“窘况日甚,困若状态,惨不忍言”,如果不是自己当时重情尚义,早就跑了。后来她只有自己出去缫丝,暮归晨出,以补贴家用。但万兴孔呢?不仅不振奋精神,力图自立,反而终日游荡,不务正业,不仅如此,他还拿着自己辛苦挣来的血汗钱“投诸于茶寮酒肆”。自己曾劝过他,但他充耳不闻。她毕竟收入有限,不能满足他经常要钱的需求,因此他开始要不到钱就打人,后来发展到每天对她拳脚相加。最终她忍无可忍,决定逃出这个家,“宁愿寄人篱下以终其身,何敢复存他望”。

  最后审判

  女子缺乏有力证据,输了官司